骨肉癌畢業生專題報導-何呂升的故事

骨肉癌,骨肉瘤比較圖
骨肉癌,骨癌存活率,骨肉瘤手術,骨肉癌osteosarcoma又稱骨肉瘤或骨癌
2017-04-25

中華民國 骨肉癌關懷協會X城市新聞   骨肉癌系列故事- 骨肉癌畢業生

中華民國 骨肉癌關懷協會與City News城市新聞合作,採訪了幾位已經從 骨肉癌治療療程「畢業」回到學校或社會上的「 骨肉癌畢業生」,他們曾經艱困且努力的抗戰,也曾消極和失望,但是,他們卻也都展現了堅韌不拔的勇氣與耐力,用笑容和信心來訴說他們的「那一段」故事,期望自己的故事能夠帶給更多人希望與勇敢。

 

【城市新聞系列報導】曾二度罹患 骨肉癌 如今成國中數學老師 何呂升:堅持下去很重要

City News城市新聞 記者林胤斈 報導

 

何呂升,台北公立國中的專任數學老師,同時負責學校的資訊系統;因為名字的諧音,一些學生都會笑稱他為「女生老師」。他說起話來常笑笑的,但之前帶的導師班孩子都知道──老師的腳曾開過刀,不能跑跳,因為他在大三的時候,被診斷出罹患「 骨肉癌」。

 

升大三的暑假,某次和家人出外爬山後,何呂升就發覺不太對勁,因為腳總是痠痛。他先到新北市板橋區的中興醫院就診,醫生恰巧有此方面的研究,認為骨頭產生病變,轉介他到台北榮總就醫。

到了榮總,原本想掛的醫生當天剛好休診,因緣際會下,認識現為榮總副院長的「威明公」陳威明醫師,被診斷為 骨肉癌,需要開始化療。

聽到要化療,何呂升和父母都不是很了解,只知道這是治療腫瘤的過程,於是聽從醫生的建議。後來他們才知道,威明公就是 骨肉癌領域的權威。

也因為對化療不了解,何呂升原本想邊治療邊上學,「後來發現無法,因為化療會有許多不適的症狀,身體的抵抗力也會比較低…」加上後來左腳開刀,需要時間復健,於是休學一年。

 

雖然罹癌,但他說自己是幸運的,因為「一開始就找對醫生」。有的患者不清楚狀況,會先去推拿,「亂弄之後,癌細胞已經擴散,來的時間就比較晚。我算一開始就找對醫生,就沒有誤診、亂治療。」

他表示, 骨肉癌的療程大同小異,差別多在於開刀部位的不同。以他為例,因為怕有擴散,先進行兩輪的化療,把癌細胞控制在腳部,再開刀拿掉;怕開刀仍有遺漏,會再進行兩輪的化療,斬草除根。這樣的療程,耗時將近一年。

 

「在醫院時間很長啦,只有一小段的時間會在家裡。」雖然兩次化療的大約間隔21天,但化療會導致白血球降低,幾乎沒有抵抗力,只要一點點小小的感染都可能會發燒,相當危險;所以只要發燒,就要再回醫院治療一周。

化療更是辛苦的開始。何呂升舉例,其中一種要打7天的藥劑,「打了就昏昏欲睡、沒辦法吃,也沒辦法做什麼。」連看電視或電腦的力氣都沒有,「那時候我就一直睡覺來度過。」

「為什麼是我?」這是許多人遭遇難題時常有的不平,他也有類似念頭,但他的第2個幸運,就在於他自己當時已經21歲,有足夠的信念和對未來的憧憬,成為堅持下去的動力。

「有些孩子比較缺乏這樣的目標,就比較容易放棄,或吵著說不要治療…但我們比較大,比較有正向的想法,治療成功的機會就比較高。」

 

除了治療時的不適,另一個讓他難以適應的,就是抗癌夥伴的離開。

「有一次好像是發燒吧,在等病房的時候看見一個小女生,也是因為發燒要來住院,她是白血病不是 骨肉瘤,那時候看起來還好好的,隔天就聽醫生說對方已經走了…」當時的他雖然感到害怕,但更覺得要好好配合治療,才有更多的希望。

他也分享,會住進榮總93兒童病房的,不一定是 骨肉癌的患者,也可能是其他重大兒童癌症,如:白血病等,家屬們常彼此交流經驗,在網路還沒有那麼盛行的當時,成為照護資料的一個重要來源,也是彼此的心靈支持。「至少有伴,不是自己一個人。」

 

陪他度過整個抗癌過程的媽媽就有本「葵花寶典」,記錄每天做了什麼檢查、血球指數、醫生說什麼、其他爸爸媽媽說了什麼…是母親一筆一劃的用心,也是許多家屬的經驗傳承

因為腫瘤位於左大腿,經過兩輪化療後,開刀取出一段骨頭。因為骨頭不會長回來,當時放入兩段捐贈的骨頭,再用鋼釘和金屬鋼板固定,所以如今無法承受劇烈運動。也有一年,因為裡頭的釘子斷掉,讓他需重回醫院處理。受影響的不只如此,原本無礙的右耳聽力,也在復學後的健康檢查中發現無法聽見太高頻的聲音。

 

復學的第一年,因為腳還行動不便,基本上他都是坐計程車上下學,但這些他都不以為苦,因為更困難的已經經歷過了。他也順利畢業,成為國中數學老師。

雖然在3、4年後,因例行檢查發現復發,又走了兩輪的化療,斬草除根。但有了之前的成功經驗,他比前一次有信心。

「治療的過程真的蠻辛苦的,真的必須這樣說。之前可能考不好就覺得很苦惱,(經過這件事情之後)就覺得是小兒科,沒什麼,就把一些事情看得比較輕,也比較珍惜現在。」

在康復的頭幾年,何呂升常擔心會不會復發,比較沒有心思去思考其他事情;但如今,真的覺得自己回到正常的生活,美好的人生才正要開始。

 

他也鼓勵現在還在努力的病患和家屬,不要放棄希望,「其實只要康復,就會覺得生活很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