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威明主任獲得102年醫教奉獻獎

第一屆第三次會員大會
2012-12-16
93畢業生分享座談會
2014-04-16

陳威明主任獲得102年醫教奉獻獎

102年醫教奉獻獎感言轉載自台北榮總學訊199

骨科部骨折創傷科主任 陳威明

陽明大學骨科教授

許多人問過我,開刀、看診已經佔去每天所有的時間,哪裡還騰得出時間來教導學生。今年很榮幸獲頒台北榮總醫教奉獻獎,我心中著實感謝所有曾經和我一起吃苦打拼的學生們,雖然忙碌的工作讓我不常有完整的時間指導他們,但就如同父母對待孩子「身教重於言教」的觀念一樣,我想給他們的,是身為一位醫師該有的「態度」,他們若能從這樣忙碌的醫師生活中真心體會,便是我最大的安慰。

 記得在我當intern時,一位住院醫師出國旅遊,我被排定大年初一至初三連續值班三天,除了忙於醫院的事外,還被交代要到他家餵小狗。當時的我心中沒有一絲不悅,並認真的每天於開刀房下刀後到他家餵狗,心裡想著的是我去就能讓小狗們免於挨餓,而不是學長故意找麻煩;看著小狗搖著尾巴在我面前開心的吃著東西,除了感到開心外,心裡最大的感觸就是:「我果然是名副其實的intern dog!」我常告訴學生這個親身經歷的故事,讓他們了解「正面解讀,逆向思考」的重要性,不只影響自己的心情,也影響了事情的成就。

從學習階段開始,我就喜歡什麼事情都靠自己完成,尤其特別喜歡打點滴和換藥,總想著該如何打點滴和換藥才能不讓病人感到不適,這樣的想法促使我一有機會就拼命練習,練就了一身紮實的功力,後來常有人點滴打不上了還會打電話請我幫忙,除了讓我從中得到成就感以外,在我當intern時,還因此救了一條狗的性命。那時我養了一條出生不久的小狗,但因為生病、營養不良奄奄一息,獸醫告知小狗已回天乏術,要予以安樂死,但我不想放棄,便到藥局買了營養液、胺基酸等幫小狗打點滴,一週後小狗不再血便了,並漸漸可以自己進食甚至站起來走路,後來這條狗與我相伴很多年,並陪我們全家度過許多快樂的時光。日前,上刀時跟一位資深住院醫師聊到他沒為病人打過半次點滴,我頓時沉默不語,現今的醫療環境讓醫生喪失打點滴的能力,將來的某一天若台灣遭逢巨變,所有的醫療人員都必須站到最前線時,身為醫生卻不會打點滴,周遭的人將會怎麼看待;這樣的論述或許言重了,但我希望讓學生明白:不要侷限自己身為醫生的責任和能力,只要身為醫生就應該時時保有一份熱情和責任感,也就是俗稱的「雞婆個性」,來面對每一個病人、每一個挑戰。

幾年前,我安排一位見習醫生照顧 骨肉癌的病患,手術由下午一直進行到深夜,我希望見習醫生不要太辛苦要他先離開,也擔心他太晚回宿舍會不安全,但是我趕了兩、三次,他都不願意離開,他對我說他對這台刀很有興趣,希望可以跟到最後。我回到家中已經午夜12點半,接到這位學生的室友打電話來詢問同學的去向,表示很擔心他的安危,掛斷這通深夜的電話後,我坐在椅子上細細品嘗這群年輕人帶給我的感動,感動的除了同學間相互照顧的深切情誼外,還有年輕人努力向學的精神。近幾年常聽到大家說現在的年輕人不願意吃苦、沒辦法吃苦,在我看來卻非如此,至少在我帶過的學生當中並沒有這樣的現象。在學習階段若沒有辛勞與努力而想成為一位好的臨床醫師,那是不可能的,書本所給予的知識有限,從臨床上汲取的經驗才是寶貴且不可取代的,因此我常勉勵學生應努力學習並累積足夠的臨床經驗。有些人會抱持著僥倖的心態認為在輕鬆的醫院當實習及住院醫師可以免去最辛苦的幾年,然而這樣的思維模式是我無法認同的,我總期勉學生們要肯吃苦、肯自學,多從臨床經驗學習,才有機會當個盡責、受到團隊認可、被社會肯定的好醫生。對我而言,每一個病人都是我的老師,敦促著我閱讀更多的文獻、進行更多的研究。當在臨床看診時觀察及體會到一些特別現象時,我總期望能從研究中找出致病原因,再運用於臨床治療上,幫助那些無助的病患和家屬。對醫師而言,病患最為重要,「我是一個臨床醫師,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照顧好每一位將自身健康託付給我的病人。」我希望自己能以身作則,讓學生們看見我的態度。

我從不把「教學生如何開好一台刀」當成最重要的教學方向,因為我認為這可以在當上骨科醫師後再慢慢學習。就像蓋房子一樣,根基打的穩,才能在意外發生時屹立不搖;臨床上,在診斷與手術過程中經常出現許多非預期的「意外」,我希望學生們紮紮實實的把觀念放對、穩固基礎,自然而然就能開好每一台刀。我要讓他們學習的重點是如何診斷、並且知道如何避免錯誤。在課堂上,我最喜歡教授併發症相關的內容,所遇見的每一個案例都不可以馬虎大意,用心看診、仔細治療、避免誤診才是最重要的。從過去許多的併發症相關案例中,我們應該時時警惕並且避免走同樣的路、犯同樣的錯誤,才能成為一位真正的好醫生並對國家和社會有所幫助。

時代失序,醫療體制與環境也充斥著混亂的現象。「怎麼做才算是個好醫生呢?」學生常和我討論起何謂醫療倫理,而我總是毫不猶豫的回答:「把每一個病人當成自己的家人,你會怎麼醫治親人,就怎麼醫治病人」。一位好醫師,應常從病人的角度出發,時時刻刻為病人著想,如果本此理念幫病患手術,縱使失敗了或出了併發症,也只是因為醫術不精,卻是心存善念在幫助病患;如果病患是自己的親人,你覺得不必進行手術治療,卻讓同樣情況的其他病患花錢受罪,這樣就犯了品德的錯誤,是我最不願見到的。「將心比心,視病猶親」,人生不過數十年寒暑,能夠在有生之年,為家人、朋友和社會貢獻一己之力,全力以赴,才能在回顧自己的一生時,無愧於天地與父母,感受到真正的幸福。我相信真正的「好醫生」,就是要做到無愧於心;從我們選擇成為醫師的那一刻起,「救人」已經成為我們的天職,無論情況多麼嚴峻,都無可卸責,並應挺身而出,竭盡所能地搶救每一個身染疫病的患者。醫療不能拼經濟、也不應汲汲營營,高談闊論,因此我期許自己和後進們能將心比心,體會無私付出的美好與喜悅。

每天早上七點鐘到醫院上班,例行的巡房揭開一天的序幕。除了診間川流不息的人潮,和不知凡幾等待開刀的病人外,臨床研究與數不清的會議和演講幾乎佔滿了我的生活,由於每天超過15小時的工作時間,幾乎無法好好陪伴我的見習醫師、實習醫師和住院醫師們,「做中學,學中做」,我只能每天帶他們跟著我開刀、看診與查房。「我的實習課是絕不輕鬆的」,我常在新來的學生面前給他們下馬威:「但是,你們一定能有所收獲。」雖然我很少有時間跟學生一起坐下來,好好討論一張片子、研究一個病例,或者慢慢的讓他們寫筆記並記錄所學,我也從學生口中間接得知:選擇當我的實習或見習生的,通常不是第一志願就是最後一個志願,但值得欣慰的是,我的學生們總能努力的跟上我的步調,我讓他們跟著我,了解我如何診斷病情、知道我如何跟病人對話、看見我如何治療與開刀,感受我對病人的態度、看法、診斷、治療與理想,希望他們在此所學的能夠一輩子受用無窮。有趣的是,每年的Intern night,我常成為學生們模仿的角色,雖然在台下的我有點坐立難安、不好意思,但值得高興的是我發現學生們都有將我的話聽進心裡。我常讓學生們累的暈頭轉向、犧牲掉他們陪伴家人和約會的時間,甚至還有人打趣的跟家人說:我這個月跟到威明醫師的team,就當我去外島當兵一個月吧!或許他們會在私下抱怨,可從沒在我面前發過一句牢騷,這樣可愛的學生們,在我當主治醫師的18年來幾乎每年票選我為優良教師,我覺得不敢當,但是我心存感謝。

我從不敢自認是個好醫生、好老師,但這是我一輩子努力的目標。很幸運的,在這迢迢路上,有陽明大學提供良好的教學環境、有台北榮總提供優質的醫療素質,有令我尊敬的恩師引領方向,還有讓我敬佩的先進在前造橋鋪路、辛勤種樹,讓後進的我們在醫療這路途上得以順遂許多。我期許自己也能承先啟後、努力栽種,培育出更多能夠抵擋險峻環境的小樹,傳承救人的責任,為國家社會盡一份心力。到了退休之時,我相信自己最在意的,不會是開過多少刀、救過多少人,而是我是否有培育出好學生,在這可愛社會的每個角落奉獻著。我相信鼓勵會帶給人勇氣與正面力量,且這麼多年的教學心得讓我相信江山代有人才出。前幾年當我得知自己的學生被選為百大良醫時,心中備感欣慰,我感謝學生們給我的每一個疲憊而堅定的眼神、辛苦卻燦爛的笑容,感謝他們所寫的每一張文情並茂的謝卡,感謝他們給予我對未來社會的期望,最重要的是感謝他們予我肯定。

歷年來,醫教奉獻獎的得主都是我尊敬的前輩,能與他們同樣獲得此項殊榮甚感光榮,由衷感激我所經歷過和擁有的一切。最後,我要感謝我最親愛的家人,我太太的包容與體諒,讓我可以潛心 骨腫瘤及關節疾病的臨床、教學與研究,兩個懂事的孩子讓我無後顧之憂,謝謝您們,我愛您們。